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美国堕胎问题背后,是否在开历史倒车?| AI Financial恒益投资

美国堕胎问题背后,是否在开历史倒车?| AI Financial恒益投资

美国堕胎问题背后,是否在开历史倒车?| AI Financial恒益投资

编辑于2022.07.05

美国最高法院就在上周,也就是6月24日作出裁决,推翻了近半个世纪前有关女性堕胎合宪权的“罗诉韦德案”(Roe v Wade),裁定女性堕胎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。该法案被推翻后,意味着女性堕胎权将不再受美国的联邦宪法保护。

 

随后美国各地的堕胎支持者开始示威游行。以拜登为首的民主党更是为此决策做出了愤怒与沮丧的回应。那美国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堕胎权,被从联邦层面取消,是否在开历史的倒车呢?AI Financial恒益投资的答案是否定的。相反,此次堕胎权被从联邦层面取消,会帮助美国社会重新回到正统的轨道上,帮助美国经济更上一层楼。

 

我们得出这一结论的原因还要从美国堕胎权的来龙去脉开始说起。

堕胎权的来龙去脉

一直以来,堕胎是美国社会、文化和政治中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议题。从1900年起,各个州都在实施各自相对严格的反堕胎法。当时间来到1973年, 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彻底改变了美国在堕胎方面的政策。罗诉韦德案的结果是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具有深远影响的裁决,美国最高法院裁定,美国宪法普遍保护孕妇选择堕胎的自由。该决定废除了许多州的堕胎法,并在美国引发了一场关于堕胎是否合法,或是在何种程度上合法、谁应该决定堕胎的合法性,以及道德和宗教观点在政治领域的作用方面的争论。

 

美国的先父们,在1789年建立宪法之初,就规定了主权在民,人民才是最高权力者,美国人民根据自己的意愿,选出联邦代表,创立了美国联邦,联邦制定宪法,最高法院只能解释宪法。最高法院没有权力修改宪法,更加不能制定宪法。同时美国人民根据自己的意愿,选出州代表,创立了州政府,州政府制定州法律,州法院来解释州法律。

美国人民的权力是无限大的,人民的州政府的权力是很大的,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。其中,国家只有21项权力。其中包括:国防,外交,铸币等等,请大家注意:这里面没有经济。也就是国家没有权力来管经济。因为搞好经济,是国家的主人,人民,的权力和义务。因为你自己生活好不好,是你自己的事情,不是国家的事情。

 

而罗诉韦德案当年的裁决,其实是违反了美国宪法,变成了最高法院是这个国家的主人,可以规定人民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能做。人民变成了被管理的人,不是国家主人了。因为如果最高法院可以规定,堕胎合法;那后来的,最高法院就可以规定同性恋合法;那再后来的,最高法院就可以规定变性合法;那再后来的,最高法院就可以规定男人,只要认为自己是女人,就可以进女厕所。显然,这是不对的。

 

2022 年 6 月 24 日,美国最高法院最终推翻了罗诉韦德案。把堕胎权力下放到美国各个州。拟写反堕胎权意见书的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认为,堕胎不仅不是第十四条修正案要保护的自由,而且应当是需要被惩罚的罪行。但是,各个州依然有权力,在自己的州,自己决定,堕胎是否合法。也就是说,这个推翻罗诉韦德案, 不是说否定了堕胎权,而是否定了联邦最高法院,有决定堕胎权的权力。将堕胎权交给各州自己决定。由你们自己投票选出来的议员,代表你的意愿来投票,决定你住的这个州是否堕胎合法。这是真正的还权于民,真正体现的自由。

 

由于此次翻案是一个司法右转的标志,许多左派认为如不久的将来,同性婚姻等权利也会陆续被夺走,认为社会会倒退回上个世纪。那左派和右派到底谁对谁错呢?首先我们来看看左派和右派是如何区分的,他们在堕胎问题上持有怎样的观点。

美国左派和右派的观点

在美国,以左派为首的是民主党,也是目前以拜登为首的执政党。左派的定义是,政治正确,主张积极改革,革除旧的意识形态和制度,主张行事自由,和主张人权。 在美国右派指的是共和党,也是当下美国的反对派,上一届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共和党的代表人物。

Biden speech

右派主张政治保守,主张稳妥、秩序、渐进、缓慢的改革方式,它并不是积极向上,反而是缓慢的改革。强调维护旧有传统,而不是革新,强调自然竞争规律,淡化人的因素。最后主张不要人为干预。

Trump speech

左派观点

左派,是Pro-Choice, 也就是支持堕胎。堕胎是不是个人的事情?既然是个人的事情,当有人想要试图阻止堕胎,那岂不是阻止了人权。当有人想要阻止人权,那显然听起来是不对的。但问题在于,人自古以来都是群居动物。也就是说每一个个人在社会上, 想要拥有自由和权力的同时,还要承担的责任以及义务。比如说,女性需要承担繁衍后代的义务,因为男性本身是无法繁衍后代的。因此,女性在社会当中重要的角色,是去繁衍并且抚养后代,只有这样,人类社会才能继续发展下去,如果没有了人,社会甚至整个人类文明是无法继续发展下去的。因此,支持堕胎的左派做出来的决策往往都是不计后果,只讲究权利,但却刻意忽略该权利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以及义务。

美国堕胎游行,女性为自己争取堕胎权利

只讲权力,自由,不讲责任和义务,后果是什么?1973年美国正式堕胎合法化后,导致整个堕胎数量急剧上升。很多堕胎案的原告都是女性,因为她们要生育自由,而这种生育自由所带来的后果是她不去考虑,她就会直接选择堕胎。到了1990年,美国统计到的堕胎数量高达1,429,247例。是1973年的2倍有余,直到1992年,凯西案的发生导致美国司法意识到了堕胎的危害性,才逐渐开始加强对堕胎的管制。

number of reported abortions chart, United States, 1970-2019

这么多年来,如此庞大的堕胎数量严重影响到了美国人口的正常增长。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自二战过后,美国的人口在堕胎合法化前一直都是保持非常良好的势头,直到1973年堕胎合法化之后,美国的人口增长率直线下降。因为堕胎数量的激增,美国劳动力市场逐渐开始缺少新鲜血液去支撑整个经济的运转,此时女性不得不介入到劳动力市场,致使美国生育率逐年走低,在恶化美国人口结构的同时,美国总人口增速也随之降低。

 

于是,2000年过后,美国人口的增长率就再也没有突破过1%。如今,根据报告显示,2020年7月到2021年7月的一年里,美国人口仅增加392665人,增长率仅为0.1%,创美国建国以来最低纪录。同时,这也是1937年以来,美国年度人口增长数量首次少于100万。

而一个老龄化的国家其经济是无不可能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。如果美国想要打破老龄化的魔咒,美国就必须要接纳大量新移民来增加自己的人口数量。在移民问题上,左派依旧是简单粗暴,支持接收大批的新移民进入美国。因此,左派在非法移民问题上留下了很多后患。

 

其实,许多非法移民来到美国后,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。就在这周二,至少50名非法移民闷死并被遗弃在德克萨斯州的卡车上,即使他们能够顺利来到美国,因为他们是非法移民,所以他们被迫去打黑工,收入自然而然也就低。由于这些非法移民的生活条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,治安问题以种族冲突等社会性问题激增,这些社会现象在民主党执政的地区中极为突出。在2019年FBI提供的数据报告中显示,暴力事件最多的10个城市里,其中有九个是民主党执政。也就是要自由不负责任的州。

右派观点

而另一边,传统的共和党主张的是限制堕胎。这其实是从根本上提供一种约束,让你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实际上这个约束是给那些不符合道德约束的这些人有所顾忌,也就是说,她选择堕胎是有成本的。当她需要承担后果的时候,她需要去想一想成本是否能够支付得起,如果支付不起,她就会重新考虑还要不要堕胎,她就可能从事情一开始就不去做那些不符合道德规范的事情。绝大程度的从根本上不让堕胎在源头发生。但是共和党虽然主张限制堕胎,但并不代表上来直接一刀切,直接禁止堕胎,其实是有很多例外的。比如说,身为共和党代表人物,特朗普总统,他虽然主张禁止堕胎,但在几种情况下,他表示可以堕胎,比如说,强奸,乱伦,或者为了保护母亲的生命。这种法案显然更符合人性,这才是真正以人为先的提案。

pro-life people in front of white house

在移民问题上,由于右派一直试图在禁止非法移民,所以整个难民的数量在历年来逐渐开始下降。众所周知,在特朗普执政时期,特朗普开始修建美墨边境墙。他修墙的原因是想告诉墨西哥人不要非法移民,因为非法移民已经给你堵住了。不是不让移民,是不让非法移民。你如果想要移民,你可以去通过正规的途径去申请移民,按照正规的方式进入美国。所以在移民问题上,右派并不是要禁止移民,而是强调要合法移民。由于川普修边境墙的动作,他导致非法移民人数降低,严格得控制了移民的数量以及质量。所以这时,当数量和质量得到控制,这些移民能够在美国安居乐业并且繁衍后代,把优秀的因子留在美国,治安问题不但不会恶化,人口还能获得大幅提振从而降低移民的需求,种族冲突也能更好的平稳过渡。

 

所以这就是左右派之分,左派更多的是强调政治正确,强调的是绝对的自由和绝对的人权,没有任何限制。而右派讲究的是如何解决问题,是有前提的。人权是讲你在承担了多少责任和义务之后的人权,自由是你承担了多少责任和义务之后的自由,利益是你承担了多少责任和义务之后的利益。当这些事情说完了之后,我们会发现左派和右派是很容易分清楚的。

翻案后的美国何去何从

此次罗诉韦德案翻案后,美国联邦不再承认堕胎是女性的宪法权利。这是美国司法右转历史性的一刻。再次强调,该裁决最高法院并没有禁止堕胎,而是将决定堕胎是否合法的权力下放给各州。这也就是说,如果该州属于民主党执政,州内仍有很大可能会继续让堕胎合法化下去。而那些共和党所执政的州会开始出台更为严格的限制堕胎措施。

 

从今往后,那些支持堕胎权的美国人,将会陆陆续续跑去民主党所执政的州内,因为在那里他们会得到较为宽松的堕胎政策,而那些反对堕胎权的美国人将会移至限制堕胎的州内。这才是右派想看到的结果。因为只有这样, 那些支持堕胎的民主党州会发现,随着时间的推移,州内人口会逐年下降。随着老龄化逐渐加重,没有足够的新鲜血液加入到劳动力市场里去,经济进入衰退并进入恶性循环的时候,州政府才会意识到堕胎权的危害性。而那些限制堕胎的共和党州,由于良好的人口增长以及社会治安,人人都先讲责任和义务,再谈权力和自由,这会促使其经济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时候,其他表现不好的民主党州就会陆陆续续去效仿共和党州的政策,逐步去管控堕胎政策,从而让美国整体经济变得更好。

 

左派非常简单粗暴,不计后果并且极其放纵的绝对自由。而右派主张的是通过约束来实现真正的自由。

相信大家对前两年的黑命贵运动以及零元购现象还有印象。当时这些现象大多都出现了在了左派大本营之一的加州。崇尚政治正确的左派,打着帮扶弱势群体的旗号,在2014年时,出台了《47号法案》。其主要内容是——凡涉及盗窃、抢劫、诈骗行为的,犯案金额不超过950美元,均属于轻微犯罪,不处以监禁相关刑罚。大概意思就是,吓唬吓唬,批评教育一下就直接放走了。《47号法案》一经颁布实施,效果相当明显,案件发生率很快 “降低” ,监狱里的囚犯也明显少了——加州的罪犯们严格遵守了法案,一次只拿950美元以下的东西。大不了多跑两趟呗。一旦被抓,戴着手铐进去转了一圈登记一下,就能立刻出来重回街头 “零元购” ,耽误不了什么功夫。显然,如此 “完美” 的解决措施,最终被卖的,还是辛苦挣着血汗钱的那些老实的纳税人,以及那些在加州想要老老实实做生意的企业。

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你以为《47号法案》出台后,加州政府就此罢休了吗?其实并非如此,加州在政治正确上是走得越来越远。时间来到2020年,加州政府居然要“趁热打铁”,颁布实施了《47号法案》的升级版——SB-82法案。《SB-82法案》的推广者加州参议员Nancy Skinner,她说,这非常有助于肃清法律,帮扶弱势群体。该法案规定使用武力或者恐吓手段从他人手中抢夺财物,且金额不超过$950,在未对他人造成严重身体伤害的情况下,可视为小偷小摸罪(Petty Theft in the First Degree),嫌犯被定罪后,刑期不超过一年或缴纳$1000罚款,即可。换句话说就是,原本最高可判处9年徒刑的暴力抢劫罪,被这个法案轻描淡写地当作小偷小摸处理了。

 

另一方面,美国黑命贵运动开始后,抗议者们曾强烈要求减少警察数量,降低警察拨款。许多民主党州为了政治正确大幅消减了警察经费,这就导致除了少数高档社区,大部分城区警力严重不足,警察根本管不过来。更何况,碍于那些“政治正确”的条款,有时候,也没办法去管。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许多知名企业开始搬离加州以及其他民主党州,去往治安更好,更适合做生意的共和党州。

 

因此,此次的司法右转是非常典型的右派作风,强调的是自然竞争规律,淡化人为干预。美国五十个州,各自制定自己的堕胎政策,最后大家用脚投票,优胜劣汰,得到最适合美国公民的政策。

 

这就好比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是组织人类最有效的方法,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和人类水平的持续提高。政府不参与市场,政府是市场的守夜人,负责维持秩序,企业生产什么,生产多少,如何生产,使用什么技术来生产,都是企业和金融体系由供求决定的。企业生产的产品如果有市场需求,自然找到资金帮助企业发展,没有市场资金就会撤离,没有必要政府干预。而正是市场经济这种优胜劣汰的机制多次帮助美国在关键时刻纠错,此次的堕胎权就是其中的一次。

 

而左派更像是计划经济,政府更多的是试图去人为的干预市场并破坏市场中原有的供需关系。中国就是典型的例子,中国以政府指导的制度,很多是国企,很多看似民企,其实还是国企。在生产中,政府通过产业政策,财政补贴,准入限制,廉价信贷,直接订单手段直接支持中国企业,使美国企业是单个企业面对中国一个国家,完全不是公平竞争,比如太阳能行业,钢铁行业。国家订购企业的产品模式来支持企业,美国不论任何单个企业与中国单个企业做生意,实质面对的是中国的国家,不是面对企业。这导致美国企业不管多强大,也不可能与一个国家实力来抗衡。比如苹果,它的CASH是世界最多的,可以多过美国政府,但它面对一个国家中国时还是弱势。

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title

回头,WTO强调的是公平竞争,这样的竞争就不是公平竞争,也就违反了WTO的精神。那我们都知道,计划经济并不能长久,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带领我们人类社会更好的发展下去。

 

由于右派实行市场经济,大批企业开始迁移往右派保守州。根据去年8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统计,2021年上半年已经有74家企业将总部迁出加州!比去年一年(62家)还要多!在这波“企业出逃潮”中,洛杉矶损失最严重的,三年半已经“弄丢”54家企业总部,其次是旧金山丢失了47家企业总部。通过下图可以看出,加州是损失企业总部和工作最多的地方。

Top Ten Losses by County figures

根据胡佛研究所的统计数据,离开加州的企业大部分都去了德州,从2018年到2021年中,德州“收留”了114家“加州”企业,其次分别是田纳西州、亚利桑那州、内华达州、科罗拉多州、佛罗里达州等红州。今年的金融市场的波动,也和这些问题有直接的联系。因为政治、法律的不完善、不稳定,企业就没法好好做生意。企业都在考虑搬迁,自然就影响生意。个人搬家都可以要请假、影响工作,更何况是企业搬家。但是,我们有理由相信,由于越来越多的好企业迁移到共和党的红州,美国经济将会被这些传统保守的企业带动起来,逐步进入一个良性循环。

 

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一句话,“做人有多自律,就有多自由。”,但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理解此话的含义,从字面上来看自律和自由是截然相反的,既然相反,那又怎么可能说自律者自由呢。

 

自由一定是不等同于放纵,如果大家把自由等同于放纵,那这所谓的自由一定会毁了我们。自由跟责任是一致的,自由和自律是不可分离的。自由不是成为你欲望的奴隶,自由是可以约束你内心的欲望。

 

我们举个例子,如果说想吸多少毒品就能够吸多少毒品,这个不叫做自由。只有当一个吸毒者看到桌子上放了很多毒品,他想吸多少就多少,那会死的,就没有了自己。只有活着,之后才能有自由。所以AI Financial恒益投资认为,真正的堕胎自由,并不是说我们能够毫无顾忌的去堕胎才是自由,这叫放纵,这叫毁灭,这才叫做开历史的倒车。真正的自由一定是自律所带来的,是我们能够通过道德以及法律来极力约束我们,最终达到我们理想中的自由。

 

先发展经济,后拥有权力。先承担责任,后享受自由。

预约咨询

【公司介绍】

AI Financial 恒益投资是一家人工智能驱动的金融投资公司,拥有一套颠覆性的金融投资体系。公司致力于帮助所有人,通过投资理财,获得持续稳定收入,从而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
加拿大的养老体系已经难以支撑未来10年的居民退休。 AI Financial 恒益投资团队希望运用这套投资体系推动加拿大养老体系的改革,让更多人通过金融投资过上更好的生活,推动社会进步,避免为了赚钱而牺牲时间和健康,或因没有足够的存款而不能顺利退休。

编辑于2022.07.05

RELATED READING

赚钱的风口原来是这个!| AiF 观点

很多朋友看到之前的文章,AiF有很多百万的账户,纷纷来咨询问,你们是不是需要很多开户资金?才能在你们那里做投资啊? 答:不是, 开户只需要$50。

Read More
Tesla is meme stock

Bill Gross: 特斯拉是Meme Stock

很多朋友看到之前的文章,AiF有很多百万的账户,纷纷来咨询问,你们是不是需要很多开户资金?才能在你们那里做投资啊? 答:不是, 开户只需要$50。

Read More

赚钱的风口原来是这个!| AiF 观点

很多朋友看到之前的文章,AiF有很多百万的账户,纷纷来咨询问,你们是不是需要很多开户资金?才能在你们那里做投资啊? 答:不是, 开户只需要$50。

Read More

Bill Gross: 特斯拉是Meme Stock

很多朋友看到之前的文章,AiF有很多百万的账户,纷纷来咨询问,你们是不是需要很多开户资金?才能在你们那里做投资啊? 答:不是, 开户只需要$50。

Read More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